【胜出】我们没有在一起

你今天好像很好看✔:

我们没有在一起


☞本是一时脑抽的产物 昨天晚上突然填坑 特别ooc 小学生文笔 烂的不想打tag唔 QAQ是刀子!诸君糖吃多了,偶尔换换口味嘛(抱头跑)
☞主胜出 微大三角 有雷点的慎入ପ( ˘ᵕ˘ ) ੭ ☆
☞又要开学了啊啊啊这个暑假粮还没有吃够就要滚了嘤嘤嘤真心感谢各位太太暑假的产粮(*๓´╰╯`๓)♡


.1


曾经我觉得没什么比得上你从蓝白色校服里露出的半截手腕。
背着书包一起回家的时候,我会冲你笑,就像个傻子。而你那双骨节分明的手会粗暴的揉着我的头发。然后你会没有理由地骂我呆久,我会像你说的那样懦弱地缩起肩膀,下一秒你就会把手放到我的腰上,向我说的那样无理取闹地咬我的嘴唇。


我多么想回到那时还什么都不知道的年纪。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待在你身边就好,拥有那种安全感的我,曾经是多么惬意。我们聊着毫无新意的话题,做着毫无意义的事--牵手,接吻,拥抱……大多数人称之为恋爱的事。


我多想回到那时啊。


.2


那天我接到你的电话时,到底在干什么?每个细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一个表情,一声喘息,一句呜咽,都被我深深烙印进了心底。


我总是仿佛自虐般地回忆,仿佛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看吧,看吧,不过如此。


可我多想把有关那天的一切记忆封存,揉成一团,撕成碎片,扔进垃圾桶。可是我却做不到。我记得那天下了雪,纷纷扬扬,落在身上,很快就消融在呵出的白雾里。


接到你的电话,我像平常一样不自觉地翘起嘴角,开心地接起,“小胜?有什么事情吗?我今天会早点回来的……”
那头的你也用和平常一样的语气说,“分手吧。”
“诶?”
“我们分手吧。”你重复了一遍。
我记得刚刚不久的早上,你还在向我抱怨面包里的沙拉酱太酸,以及刷牙时你没有睡醒将头重重压在我脖颈处的触感。回想起你的鼻息喷在皮肤上湿润的感觉,我却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即使第一反应就是你开了一个不可相信的玩笑,我的心里却还是揪了起来。
“怎么了吗?小胜,真是的…开这种玩笑,是不是,是不是早上的沙拉做的不好吃?你生气了吗?抱歉,下次再也不会……话说我明明,明明记得没有放孜然……”
“分手吧。”你又重复了一遍。
不该是这样的吧?我冷静地想,你现在打电话给我,不该是讲这样无聊的玩笑,你应该像往常一样,问我今天会不会准时下班,手套和围巾有没有听话的带上,再有些暴虐地冲我吼晚上不准时回来就不要再当英雄了……所以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有些慌乱,“那个…小胜,你这样,让我没有办法……小胜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你语气轻松的就像前一天告诉我今天下午会带我一起去看欧尔迈特的新电影一样,因为这次他饰演的是个龙套坏人,你从不放过任何能抨击他在我心中位置的机会。
即便自己内心深处认为是无聊透顶的玩笑,我还是如坠冰窖。因为你的声音太冷了,冷得像一把刀子,狠狠地扎进我的心里,你很久就没有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了。“小胜……”
那头沉默良久,仿佛有默契一般,我们谁都不说话。
过了很久,你才沙哑着嗓音,说,“我有女朋友了。家里的安排。”
“……”
“我们要付起责任,知道么?我们已经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少年了。”
好像什么都听不见。耳边一阵寂静。
他在说什么?
心里一阵绞痛,就像被万千蚁虫噬咬。我喘着气,有些艰难地弯下身子,抓住胸口处的衣服,像条溺死的鱼一样,大口呼吸。


“……”
“ 明明昨天就应该把我的打算告诉你,很抱歉。……上级指示,我要去z城出差,大概五年后会回来,也可能不会再回来了。我下个星期会在那里结婚。……你可以来。……钥匙我留下来了。我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已经带走,房子给你,存折密码是你的生日。”
我终于咬着舌头,逼着自己艰难地低声咕哝出你的名字,“小胜!你……”
“分手吧,于我们两个人都是好事。这件事,你花些时间接受就好。以后,尽量……不要主动联系我。”
那头的你顿了一下,轻声道,“有事再联系吧,出久。”


你挂了电话。


.3


我站在那里很久。
站在咖啡店的门口,手里拎着两杯热可可。从指尖跃过的温度开始噼里啪啦地沸腾消散。可我感觉不到任何的事物。空气,声音,味道……似乎都随着这通电话全部失去了意义。我感觉又回到了小时候,有的就只是无能为力的绝望的小时候。
可是就算在小时候,那也有你啊。
可是现在的你不要我。


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路上的拥挤人群,一瞬间褪了色。突然什么都听不见了,我抱着头,找了个公共座椅,缓缓坐下。


眼泪终于掉下来,砸在松软的雪面上,一个个歪歪扭扭的坑。


这个时候电话响了,我知道不会是你,麻木地接起电话,并没有看来电提示。“喂。”
“绿谷,我来联系你关于十九区的英雄执勤的名单重新编排的问题,由于爆豪的升职,所以有关人员也要做一个微调,今天晚上要召开地区例会……”


“绿谷?”轰轻轻问了一句。
“你在听吗?”
“啊!抱,抱歉。”我嘟囔着,手足无措地揉着眼睛。完全没有力气集中注意力,脑子就像被刀劈开了一样疼。
“你现在在哪里?”轰轻声问了一句。
“好像是……b区城郊的公园。”
“你不要走。”他迅速挂了电话。


我蜷缩在椅子上,抱着膝盖,头埋进胳膊里。
我多希望你可以呼唤我的名字。


轰很快就过来了,他微微喘着气,还是一贯的没有表情,皱了皱眉毛。
“轰君,抱歉……我,我只是……”我赶紧起身,但是脚完全麻了,根本走不动。
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把我拉起来,轻声说,“我送你回去。”


.4


开了门,我先进了门低头换鞋,有些歉疚地说,“很抱歉,轰君,我……”


突然没有回应。我有些诧异地回过头,发现轰君的眼神冷得吓人,背凌厉地弓起来,就像即将捕食争斗的豹子,即使知道这眼神不是针对我,我还是吓得打了个冷战。


我向前看去,看见你叉着腿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猩红暴虐的眼睛在昏暗的房间里折射出妖冶的光芒。
我看见你起身,而我的喉咙干痒发不出任何声音。你向我走过来,抓起我的领子,狠狠推到身后。你冲轰扬起下巴,一字一句道,“现在还没轮到你,明白吗,杂种。”


轰笑了笑,“我想不远了。我会等,我等得起。”他冲我点了点头,温润地说,“绿谷,如果有问题随时联系我。”
“嗯。”我含糊不清地嘟哝了一声。
直到轰离开空气里燥热的火药味才熄灭。我低着头,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心头只有无尽的悲哀。这算什么呢,上午刚跟你浓情蜜意的男朋友变前男友,我到底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你才是正常的?


你先咬牙切齿地开了口,“就算分手了,也没必要这么急把人往家里带。”你的表情有一股压抑着的暴虐。我嗫嚅着道,“如果分手了,那这就是我的自由,跟小胜没有关系的吧?”
“也是。分手了也就没什么关系了。”
“轰那家伙根本不靠谱,你还是找个女人吧。”
“我的东西懒得带走了,你烧掉吧。”
你走到门口,换好鞋,狠狠摔了门。
我蹲下身子,开始无声地哭泣。
桌子上,是你留下的一串钥匙。


.5
第三个星期,一切都和平常一样。除了没有你。
那天晚上同学聚会,大家都默契地没有提爆豪。可是我喝的还是烂醉,轰送我回去。
轰帮我洗漱好盖完被子就走了,抱着你一定会挂电话的心理,我鬼使神差地拨通了你的电话。
没想到,你居然接通了电话。怕你看到来电提示就挂了电话,我仓促地抢先问道,“你……在哪里?”
“和她在一起。”那边很安静。
我咬了咬嘴巴。“……对不起。”
“嗯。……”


可是我还是没有挂电话。
他已经是别人的了啊。还抱有幻想,这样的自己多么卑微多么下作啊。绿谷出久,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欧尔麦特教过你英雄要破坏别人的幸福吗?我忍着眼泪,用力掐着手腕,手指颤颤巍巍地对准手机屏幕上红色的按键。
可是我还是没有挂电话。
过了很久,你轻轻开了口。“呆久?你……”
“能,出来吗?一下就好。”
“行。正好,……我也有事要找你。”


第二天,我手忙脚乱地收拾好自己,赶去约定的地点。
“抱歉,来的路上堵车了。西二环那里好像下暴雪,道路堵塞,似乎有车被撞,发生了一些摩擦,刚刚才有英雄过去维持秩序,打车就变得好不容易,所以迟到。”
“嗯。”你应了一声。


“我,我很抱歉。打扰到你。相信我,我不希望可能会破坏到你们……”
“没关系。再等一会吧。”


“我会的……分手吧。……我和你。”我抢先说了这一句,怕是晚一秒我一直小心翼翼呵护着的尊严就会被你踩出一个窟窿。


“嗯。”你应了一声。顺手往我的咖啡里加了两块糖。


“ 你会和她结婚吗? ”我接过你递给我的红豆咖啡。
你抢先付了帐。我喝了一口,烫的舌头发麻,甜的发涩,加了双倍的糖。


“大概吧。”你依旧漫不经心地应着。


我嘟囔了一声,“我不会去的。”
你笑了笑,“我也不会邀请你。”语气轻佻的就像我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你握起双手,开始看着我。我注意到你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那是我们毕业时我为你在专卖店买的。你那漂亮的红色眼珠闪着光,就像时光夹子里透过阳光的玻璃珠。英俊的面孔不带一丝感情。除了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那有些戏谑的笑。


“小胜你……是不是瘦了?”


你转过头,用嘲弄的眼神看了看我,“我好着呢,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至少我不像你,咳咳巴巴的,才二十几岁倒像个老头子…话说你这黑眼圈也太重了吧,往远了看跟被别人殴打了一样……你他吗是猪么?穿的这样少,这几天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啊!你知不知道你这张脸再白一点儿就可以专职去当鬼屋管理员了!你这样到底让我……”
我紧紧攥着手,“我很好,我可以过得很好,对我而言,有没有小胜都一样!”
“……我知道。”
“轰那家伙,比我好。”


我低下头。


毫不客气的讲,我想把你的眼睛挖下来扔掉垃圾桶。


无法忍受。
我觉得胸口很闷。闷得透不过气,残留冰雪味道的空气也滤不进来。过了好长时间,我艰难地扯着嗓子,语无伦次地说,“以后你们生孩子了,升职了,就算是葬礼了,我也不会来 。我诅咒你们不会幸福。不可能的,原谅什么的,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嗯。”
你点上一根烟,啜了一口浮浮沉沉的威士忌。你把视线放到窗外。大雪给地面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毯,看着毛茸茸的。晚上灯火阑珊,斑斓的像是花海随风摇曳而点上露珠闪闪发光的花瓣。


你之前从来不抽烟。
也不喝酒。
因为你告诉我,女人喜欢这样有点坏的男人,但是我不喜欢。
对……我不喜欢。


我觉得自己又要哭了。真不争气,就像个滑稽的小丑。我低着头,拼命瞪大眼睛,为了不让这该死的眼泪掉下来。
我哽咽着,“我讨厌你。”
“嗯。我知道。”
你的视线似乎被寒冷的风吹走了。开始迷茫。
过了很久,你冲我扬起下巴。光洁,有一点点儿青色的胡渣。我想起来你抱着我睡的时候轻轻刺在额头上的触感,痒痒的。
你说,“何必呢?为个垃圾。”


于是一阵沉默。
于是我突然站起来,把桌子上滚烫的红豆咖啡泼到你脸上。
这大概是我对你所能做出的最过分的抱怨。
可是你连头也没有抬。如果你抬起来,就会看见我脸上让人厌恶的眼泪鼻涕。然而你没有抬。我等着你抬头,然后给我来个漂亮的直钩拳,让我有理由和你结结实实的打一架,这样可能还会延迟你的航班,让你晚几天和你的新恋人去往结婚的圣地。
但是你没有抬头。
整个餐厅的人都看向我们。窃窃私语。
你抹了一把脸,起身离开,骄傲的像是个王子。
“以后,别再为垃圾哭了。”


我应该死心了。


.6


大概又过了几个月,我还是没有归宿。
轰有认真地告诉我他会等我,可是我的心实在太小,装不下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了。


我对你的思念依然没有减弱,依然是我每天查看信箱的小小期待,依然是求之不得的半夜梦起。
一天晚上,我忍不住打电话给你的事务所电话,接到电话的那头的你没有出声,我开始急促的呼吸,像个哮喘病人。我先开口,语无伦次的说,“小胜,是我,对,我来这个城市出差。你不要害怕,我不会打扰你的家庭,我只想看看你,看看你,离得远远也好,让我看看你。你不用理我,真的,请你说几句话吧,让我听听你的声音,哪怕一句话,几个字,对,就像你之前总是骂我的白痴,混蛋,……你说吧,说几句话,我求你……”但我还是没有听见你的声音,我开始哭,我只能哭,直到我听见电话那头另一个温润的声音,“请问是找爆豪先生吗?是他的朋友吗?”
“对……我是,是他的……同学。请问,小胜他在哪里……”我擦了一把脸,小声问道。
“您不知道吗?难道是许久没有联系过的原因吗?嗯……”
“很抱歉,他在半年之前就已经去世了,大概是一年之前升职前就有的事,他中了敌人的个性,那种事情……真的没有办法。”
“你,你别哭。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你……”
我挂了电话。


你说谎。


都在说谎。


我疯了一样打遍所有人的电话,得到的全是支支吾吾的应付。所以我连件外套都没有套,直接开车去了轰家。直觉告诉我,显然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除了我,除了我。
我气喘吁吁地站在轰君面前,他诧异地望着我,就像见了鬼。
“……你知道。”我咬着嘴唇,眼泪簌簌地落下。
轰低着头,“对不起。”
“那家伙……到死也不愿意让你可怜他。”
“这件事,他委托所有人对你保密。包括事务所,同学,父母,前辈。”
“抱歉。明明告诉你才是好事,可是……我太卑鄙了。”


.7


你曾经带我到繁华的东京,在夜晚斑斓的霓虹灯下告诉我,呆久我会努力给你最好的东西最好的生活。可是现在没有了你,所以一切也都没有了意义,在死亡面前,誓言化为泡影,显得那样脆弱不堪。我还是回到了属于我的城市,那天我挽着轰逛夜市,看见一个老爷爷笑眯眯地在卖吉祥物,我挣开他,凑上前去,向算命先生报了你的生辰八字,我想着你脾气那么差,就算到了天堂也一定会得罪人,可我希望你可以一直好好的,一直。


隔天的感冒没有好,突然腰很酸,我在路边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觉得很累,从来没有这么累过。我也到了该成家立业的年纪,必须要有钱有房才行。看着过往的车和喧闹不息的人群,情侣嬉笑着挽着手,我想着要是你还在就好了,你从来不嫌弃我什么都没有,一定会果断地跟我在一起。我想着想着,突然眼泪就掉了下来。


.8


绿谷出久的脚又崴了。
爆豪胜己骂骂咧咧地背起他。“你怎么这么重。”
“……是书包重。”绿谷出久哭唧唧,“小胜你放我下来好不好。”
爆豪胜己狠狠瞪了他一眼,“我们以后要结婚的。这都是我要做的。”
“那我们结婚以后你会找小三吗?”绿谷揉了揉通红的眼睛,小声问。
“你是不是傻,结婚对象是你,我怎么可能找小三。”爆豪表面不耐烦实则欣喜若狂地低声道。
“那万一……你没有和我结婚呢?”
“那小三就是你。”


“希望可以一直和小胜在一起。”
“当然!废久你真是越来越笨了,我们要谈一辈子恋爱的。”


end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ʃƪ)


Que匡tion:

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

石漠落鲸246Oh1:

嘿嘿嘿我回来了!

还是tobita的授权通环!幼年成人糖到车一应俱全请各位放心食用嘎巴嘎巴嘎巴

前两p为一话,后两p又为一话

请勿擅自二次上传或转载到别的网站

再宣一下通环群:567216829(我群有壳聚聚有框聚聚哦


 

(其实我更这么多的原因是因为明天开始五天都不能上网了。)


墨居:

在官方中華趴之前就畫了的草稿,

當時我還跟好坑友說徒弟就應該穿短袖!!

平哥懂啊(感動)x

【胜出】山有木兮

江山sylar:

《山有木兮》
cp:胜出   
古风   大师兄胜&小师弟久
ooc有
BGM:山有木兮


――――――――――――


山有木兮卿有意,昨夜星辰恰似你。


――――――――――――


小师弟是被师父在门口捡到的。那天大雪纷飞,小师弟身上只套了件破棉袄乖巧的卷缩在地上。小脸被冻得青红,意识模糊的被师父抱进门里。山间白雪皑皑,唯一上山的小道被淹没在一片白色中,寒风凌烈。



小师弟大概是被抛弃了。
师父疼爱的摸摸小师弟的脑袋说,没事,小久从此归判江湖。



小师弟是师兄弟间入门最晚的,也是年纪最小的。小孩子懵懵懂懂,天真无邪。总是眉眼弯弯的,笑得没心没肺。软乎乎的包子脸,惹得师兄们时不时的上下其手。


小久。
他们把小师弟抱在膝头笑着跟他玩闹。



全门的人都喜欢小师弟,除了大师兄。



夕阳斜下,天边晚霞。柳枝弯弯,草木青青。


小师弟一个人坐在门口的石阶上看书,两条小短腿晃悠悠的。一片阴影挡住了他的光线,小师弟抬起头来,看到了一个人站在门口。


他浅金色的长发被一根竹簪随意的束在脑后,低下头看了小师弟一眼。小师弟看见了映在那双漂亮红色眼睛里的自己。


他真好看。小师弟想。
“大师兄。”他听见自己的师兄们这么喊那个好看的人。


小师弟第一次见到大师兄那年六岁。
那年,大师兄十五岁。



『一眼终身』


―――――――――


大师兄脾气暴躁,对小师弟尤其恶劣。
小师弟软软腻腻,对谁都好,尤其喜欢大师兄。


小师弟经常黏在大师兄后面,跑东跑西。被揍了也笑嘻嘻的。怎么赶也赶不走,整个人恨不得戳到大师兄背上。


“小久,你莫不是喜欢上大师兄了。”
门里的师兄每次看到都这么笑话他。


听到这样的话,小师弟的脸会羞到通红。才没有,他想。然后快快的跑开,一个人坐在门前的石阶上看书。时而合上书看着那条下山的小道发呆。


大师兄下山出任务已经三天了。他想。
那年,小师弟八岁,大师兄十七岁。


――――――――――――


小师弟有点怕黑,每天晚上都会可怜兮兮的站在大师兄门口敲门。大师兄刚开始会装作什么也没听见,最后忍无可忍的开门把他揍一顿。


“大师兄,我怕黑。”
小师弟毫不在意的捂着脸上肿起来的包,眼睛会扑闪扑闪的直直看着大师兄。然后在大师兄无奈的眼神下直接扑进他怀里,再被大师兄嫌弃的甩开。


躺在床榻上,小师弟会在听到大师兄安稳的呼吸声中,轻轻的从后面抱住大师兄。把头埋进大师兄的背上,大师兄铺散的长发偶尔会搔着他的鼻尖。


早上起来的时候大师兄会把挂在自己身上缠的像八爪鱼一样的小师弟揍醒。


掉到床下的小师弟会软腻腻的还带着鼻音的声音对大师兄道声早安。


那年,小师弟十岁,大师兄十九岁。


――――――――


长大了点的小师弟跟着师父学武功。
他说:师父父,能不能让大师兄教我武功啊?


晨练的师兄笑成一团。大师兄黑了脸。
那天早上笑了的师兄们都被大师兄揍得嗷嗷乱叫。


小师弟看着追着众师兄跑的大师兄眼睛弯弯的。


小师弟第一次出任务那天回来的时候身上破破烂烂的,身上一片青紫。


大师兄板着脸把小师弟拉到了房间里上药。看到小师弟痛的泪眼汪汪的,又伸手给了小师弟一个爆栗。


师兄弟们在大师兄房外听见里面小师弟凄凉的叫声笑着摇了摇头。


那年,小师弟十五岁,大师兄二十四岁。


――――――――


夏天的晚上,山上的星星格外的多。小师弟会施着蹩脚的轻功飞到大师兄的房顶上,下落的时候把瓦片弄得吱呀呀的响。大师兄会气愤的上去,准备一脚把他直接踢下来。


大师兄,星星很好看啊。


小师弟拉着大师兄的袖子如是说。大师兄上来的脾气莫名其妙的消没了,就坐在小师弟的旁边陪他看星星。
小师弟会偷偷的看着大师兄的侧脸,屁跌屁跌的再靠近点。


大师兄的眼睛里面星辰满满,他的眼睛里面全是大师兄。


那年,小师弟十七岁,大师兄二十六岁。


―――――――――――――――


那年小师弟出任务没能回来。


大师兄时常会在黄昏的时候坐在门口,静静的看着那条下山的小道。
小师弟下山出任务已经几天呢?他想。


大师兄侧身躺在床榻上,内侧熟练的留下一个人的空位。床很大,早上起来的时候也没有熟悉的被人圈住的窒息感,为什么呢?他有点奇怪。


夏天的晚上,大师兄坐在房顶上看星星。星星亮晶晶的,大师兄的眼里星辰满满。


小师弟的时间暂停在了十七岁,大师兄的时间还在不停歇的往前跑。



大师兄想停下来。却越跑越远。


――――――――END――――――――


火澈神宸:

授权转载汉化,请勿二次上传或转出lofter,授权在微博评论区。阅读顺序从左往右。

作者:AKE@hiroaca_ake 【推特】给韩国太太鼓掌。

汉化修图嵌字:我。

关了提醒我都没注意,已经600fo了,惊了(。)谢谢你们

(还是自娱自乐汉化系列)

统一回答几个被问到的问题

1、为啥都是中国早上发呢,因为我时差。

2、没学过日语和韩语(……)日语能看懂,韩语勉强一点点。还是英语方便……

3、是死宅,是死宅。更新速度会慢下来的,请大家放心(喂

疯子and正常人:

接上,之前条漫的后续。

我居然,真的一天画完了,我画完了【咳血倒地

可以还债了哈哈哈哈哈哈【肝成傻子

what_is_deku_to_you:

作者:赤めがね

twitter: akmgn_ha

pixiv: 17569090


*授權漢化嚴禁二次轉載或商用*


p5以後交往設定,糖分超高,梗甜不膩😌

幼稚不坦率但溫柔的男友卡,只有拯救世界的最高英雄才值得擁有😌


(倔強地深夜更新的我....